追蹤
Dark Queen's Empire
關於部落格
迷妹。敗金。以及閃光
  • 796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Jewnicorn] We’d be like the only people we’d know (Baltimore)

冬日的波士頓陽光溫煦的照進屋內,空氣中的微塵在金色光芒中緩緩懸浮著,潔白被褥下的青年翻了個身,發出貓兒似的呼嚕聲。
翡翠綠的眼眸在初睜開之時還未聚焦,茫然的抬眼望向床頭的鬧鐘──
「Andrew Russell Garfield!!!!!!!」
 
「……哼。」賭氣的Jesse洩憤般的刷著牙,要不是這幾天Andrew在他房間越待越晚,他才不會大意到連鬧鐘都忘了調。
幸好自己的生理時鐘還算有點用處,雖然比平常晚了些但也不至於睡到日上三竿。
雖然不可否認的是自己十分享受下戲後兩人獨處的時光,聊聊文學戲劇什麼的,但是也不能因此影響到工作啊!
 
一旁的Andrew討好的笑著,用手肘輕輕碰著Jesse瘦削的肩膀。「Jesse……好嘛,我以後會負責每天叫你起床。」
剛沖完熱水澡的Jesse渾身散發著沐浴乳的清香,熱氣蒸騰的肌膚泛著粉嫩的色澤,圓領T恤下細緻的鎖骨若隱若現,讓人很想……
喂,自己是還沒清醒嗎?
 
「你自己起得來就不錯了啦。」斜睨那笑得沒心沒肺的傢伙一眼,Jesse將口中的牙膏泡沫啐的一聲吐出。
將毛巾在臉上亂抹一陣,他苦惱的看著鏡中自己那一頭災難,濕透的未經打理的鬈髮根本是災難,毫無生氣的緊貼著額前。
 
「今天造型師大概會想殺了我們兩個吧哈哈。」好不容易把自己那也沒好到哪裡去的自然鬈吹出點樣子,Andrew直接把依然對著鏡子發愣的Jesse拽到跟前,一邊替他將頭髮吹乾,一邊蘸了些髮蠟在手上準備搞定那些頑強的亂髮。
動作輕柔又不失效率的抓著、捲著髮絲,沒過多久就從一塌糊塗變得差強人意,Jesse驚奇的看著自己平常要弄半小時以上的鬈度對方居然十分鐘就可以達成。
 
「哇──這真是……」
「接下來就要交給專業的髮型師了。走吧,賽車手Eisenberg。」從口袋裡拿出車鑰匙,Andrew將之慎重其事的交到他手心上。
握著還留有Andrew體溫的鑰匙,Jesse想大概是自己剛洗完澡的緣故,所以才會覺得自己的臉上特別燙吧。
 
#
 
完全沒有意外的被造型師導演加編劇輪番轟炸了一遍,你到底對你的頭髮幹了什麼?我好不容易才找到與它的相處之道、這樣沒辦法連戲!快把你的頭髮弄得跟昨天一樣!、你們年輕人精力旺盛是好事啦、不過……
等等,最後一句好像怪怪的?
 
Andrew和Jesse尷尬的對望著,唇角卻揚起了調皮的弧度。
乖乖地讓造型助理們把他們各自領走,在經過Jesse身邊時Andrew親暱的捏了捏他的手掌,「今天大概會是個艱困的一天。」
還驚訝於Andrew舉動的自己還來不及搭上話,便緊鑼密鼓的開始準備拍攝了。
而這也,的的確確是個艱困、且崩潰的一天。
 
#
 
在被整理造型的同時他默背著劇本,整整八頁卻只有十分鐘的時間可以呈現;又是電影的第一幕,必須奠定整部電影的基調與走向。
同時那些字字珠璣的台詞也承載了比想像中更多的細節和資訊,不僅是向觀眾介紹Mark與Erica的個性和思維,也間接帶出了Eduardo這個角色對Mark的意義。
就像是地基或壓艙石一般,整個故事立足於此之上,決定了電影的成敗。
不管從哪方面看,都絕非易事。
 
「嘿,你準備好了嗎?」飾演Erica的Rooney Mara緊張地從梳妝鏡後探出,手上一樣拿著筆記得滿滿的劇本。
「我準備好跟妳交往了,但不是分手。」一如往常地,他奇特的幽默感總是跑在腦袋前面。
「我也很遺憾我們什麼都沒有就要結束這段關係了。」放鬆了些神情,她一臉惋惜的說。
「因為比起和妳約會,我寧願在宿舍用電腦。」擺上Mark的招牌面癱臉,下巴微抬,Jesse如是說。
「哇,那真是相當的Mark。我相信你準備好了。」她笑開了臉,轉身離去。「我再去補個妝,五分鐘後開拍。」
 
#
 
Scene 1, Take 50.
由於只是個喝酒的室內景而已,Andrew的戲份中午前就拍完了,那些臨時演員繼續沿用到第一幕的酒館裡。
Jesse緊繃著臉,牙齒無意識的又開始蹂躪起自己的嘴唇,原本就呈現薔薇粉色的唇硬是朝著鮮豔欲滴出發。
他走到Jesse身旁按了按對方白皙的後頸,滿意的看見他放鬆下來。「嘿,還可以嗎?」
「不能再更好了。」Jesse諷刺地抿起唇聳了聳肩。
 
同樣都是演員,他完全能夠感同身受他的挫敗與疲憊,尤其又是這樣高強度與密度的對話形式。
David常常不說什麼就只要求再來一遍,演員就要想破了頭到底是哪裡出了差錯、或需要加強;但大多數時間他只是想多拍一點素材方便日後挑揀而已,就已經搞得他們精神耗弱。
「要喝杯咖啡嗎?」通常這種情形他都會買杯熱騰騰的Espresso給自己提振一下精神。
「不了,謝謝。呃,我沒有喝咖啡的習慣。那會讓我一下太興奮,之後卻會加倍的累。」儘管如此回答,但看著那雙滿溢關心的大眼和開始穿起外套的樣子,瞬間讓他想收回自己的話。
 
「可是你知道的,我一天不喝咖啡就會像少了螺絲的機器那樣開始散落。所以陪我去好嗎?我、我保證很快就會回來的。」閃亮亮,一眨一眨,好像會有星星花朵彩虹會從睫毛散落下來一樣。
「……這世界真的、曾經、有人、抵擋過你的斑比眼攻勢嗎?」
「我猜這是你答應的意思囉?」Andrew聞言開心的露出笑容,就好像那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事一樣。
 
#
 
像是洩憤似的拚命往黑咖啡裡面加糖跟奶精,再把紙屑撕得碎碎的,Andrew只是默默的看著這麼做的Jesse,甚至還帶了一點鼓勵的意味。
他把一個小小的禮盒推到Jesse眼前,沉吟了一下才輕輕開口,「生日快樂。」
他聞言一個失手把奶精球掉進咖啡杯裡,「咦?你怎麼……這該不會是求婚戒指吧。」
Andrew只是坐在那邊笑而不語到Jesse覺得有點毛,「如果你是以Eduardo的身分我應該會接受、唔不過我覺得應該是倒過來……」
「你有聽過dunhill出鑽戒嗎?」不禁失笑,對面的青年就那麼希望自己送的是鑽戒嗎?這麼看來他應該好好評估一下彼此的進展,似乎……能再加快一些。
 
「袖扣?你有看過我戴嗎?」不知怎麼的,Jesse最先迸出來的竟然是片中Christy的台詞。
「這可以成為你的第一個。」自然的就接了下去,雖然那也是他真正想說的話。
最初只是想放個鬆去逛逛,在看到dunhill這對袖扣時卻自然而然的聯想到Jesse。
銀質的扣身和中間低調點綴著的藍寶石,像是夜晚時他的瞳色,內斂、知性卻又神祕得讓人想深入探究。
甚至還不知道要拿什麼理由送他,回神時便已在簽信用卡收據了。
 
「我……謝謝,雖然我覺得它比較有可能被我裱框擺著。」
「其實我也沒有預期你會真的戴上它,只是覺得非常適合你。」Andrew綻開燦爛的笑容,Jesse忍不住也打從心底微笑了起來,同時還有一種心臟為之一震的悸動感。
 
那天的拍攝一直持續到了午夜,總計99次,但Jesse卻一直保持著心情愉悅。
在終於收工時Andrew搭上他的肩準備一起回去時,他忍不住將身體移近了對方一些。
 
#
 
關於美國,老實說Andrew並沒有留下什麼印象。
兩歲半就搬離了出生地洛杉磯,之後就一直住在薩里、再來是倫敦,在經紀人的建議之下才隻身到美國發展。
算一算,他真正對這個自己擁有公民身分的國家有記憶,也是這兩年的事情而已。
 
而其中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洛杉磯,拍戲、或是陪女友。
即使有去其他地方宣傳,也很少私下出去遊玩。
他一直都很珍惜自己的機運,把握機會、並全力以赴是他所能回報這些幸運的唯一方式。
那些會讓狗仔遐想的事能盡量少做就少做。
 
所以他才會拉著Jesse到處吃各地的特色海產,並樂此不疲的就算排隊也要吃到那些觀光客口中的名店。
噢對了,他們在一起了,就在離開波士頓的前幾天;當Jesse讀著他的俄國歷史,Andrew在自己的房間躊躇了半天後。
 
#
 
Jesse幾乎是當對方一走進自己房間,對上那雙飽含情感的棕眸和因緊張而放大的瞳孔,便大略曉得了對方接下來的話語走向──如果不是他自作多情的話。
「等等、等等、慢著慢著慢著……你是要跟我說、呃、劇本改了?我被換角了?熱水器壞了?……還是明天你想開車?」
Andrew慢慢地靠近他,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大,近到足以接吻的距離的時候卻停下來一切動作,就只是站著,該死的站著。
然後輕輕地吻了他,在額頭。
 
「我以為只有小孩和病人才會得到額頭上的吻。」Jesse嘗試著想要輕鬆的說點什麼,聽起來卻像貪心的想要更多。
「那你覺得我應該要怎樣對待Eisenberg先生才是正確的呢?」Andrew刻意強調的倫敦腔有些引人發噱,卻也讓Jesse彷彿進入一個不是自己的角色,一頭熱的拉下他的領子,賭氣似的吻上。
在唇舌相觸之際便悔恨的想逃脫,但對方卻已靈巧的攻入縫隙,一邊將手指伸入他柔軟的髮間加深了這個吻,只能被動隨之起舞,心臟在耳膜邊轟隆隆的鼓動,甜美的脹痛著。
 
「I love you, Jess.」Andrew的額頭親暱的貼著他的,鼻尖對著鼻尖,說話的嘴唇與他微微摩娑著。
Jesse的視野全部被失焦的Andrew所填滿,好不容易找到文字出口卻是:「為什麼?」
「我知道這麼說很混蛋、在我還跟Shannon交往的現在,但是我……你、你是我第一個一看到就想要緊緊抱住、努力保護的人。對不起……但就、讓我愛你好嗎?」
 
Jesse覺得自己的腦袋像是被人塞進一團燃燒中的火球,熱熱辣辣的卻無法思考。
他應該順從自己的心答應、但現實是他也有個交往超過十年的Anna。
「你知道這是背叛,是吧?對我們來說都是。」退後了一些,他淡淡說著。
 
那雙琥珀色的眸子閃過許多掙扎與不捨,等到最後回歸平靜時,Andrew直直看進他,真摯的開了口:「我知道,但為了你,我不後悔。」
「那,我猜我也是。」低下頭絞著雙手,以近乎蚊蚋的音量道出自己真正的心意。
 
上前將Jesse擁入懷中,Andrew把頭埋進Jesse的肩窩,不帶其他慾望的僅僅只是抱著他。
接下來會面對什麼他們無法預測,但他們擁有彼此。
 
#
 
他們擁有彼此。
Andrew靠著椅背,對著窗外高速流逝的風景傻笑。
他們擁有彼此,世界上還有比這更好的事情嗎?
 
Baltimore, 1km
 
這可以稱之為蜜月嗎?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