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Dark Queen's Empire
關於部落格
迷妹。敗金。以及閃光
  • 795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Jewnicorn] Dominant

Holy Rollers, Asuncion. 他們的關係就像是他們合作的作品中所呈現出來的那樣。 這句可是大實話,不過好在他平日滿嘴跑火車慣了,並沒有多少人認真的看待這句話、認真看待他的,求救。 支配,被支配。 他從很小的時候就發覺了自己很喜歡被控制。 被母親播放的音樂劇角色牽動情緒,被自己飾演的人物操縱自己的一舉一動,再長大一點,當那些都難以滿足他時,找個人來主宰自己。 藉由表現出別人要求的樣子,彷彿戴上了面具一般,他感到無比安心。 對他而言,最難的便是做自己。 Justin是個好演員,因此十年來從未讓Anna發覺他們之間扭曲的關係。 但是Andrew,Andrew從來都知道,以他太過敏感的神經和太過準確的直覺。 當不是正對自己時,他那似笑非笑的微揚嘴角彷彿洞悉了所有秘密。 他曾經想要逃離這一切,在波士頓、在巴爾的摩、在洛杉磯、在他身下。 對方琥珀色的眼睛充滿的憐憫令他反胃,隨之而來的那句「我想我不適合紐約」也輕描淡寫得可厭。 是吧,就是這樣的吧,他應當擁有世間一切的美好,加州的藍天、碧海、白沙、衝浪板,或是他所成長的英格蘭恬淡鄉間,而不是捲進自己跟Justin的黑暗齷齪裡。 他的意識麻木的漂浮著,被大力衝撞的身軀彷彿湖上的一葉小舟,飄零搖晃。 他們當然有設安全詞,但他不想,也不敢用。 如果就此叫停了他就什麼都沒有了,其實事到如今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了,只能緊緊攀住身邊的浮木,但也不能帶給他救贖。 Justin在轉換角色的短暫時間內,總會用他的深邃藍眼睛憂傷地盯著Jesse。 他們都想結束但卻誰也不願意先開口。 如果沒有了這樣的關係,他們還剩下什麼、會到哪裡去呢? 揮舞手上的特製皮鞭,嘴上講著不堪入耳的下流話,他其實比誰都還想溫柔的呵護他,卻每次在動作放緩時看到對方責怪的神情。 他只能強迫自己繼續戴上面具,變成Jesse想要的樣子。 Andrew當然不笨,也不是看不懂Jesse眉眼間的挑逗,那感覺太過危險,已然超出純粹的愛情。 但他卻決定與對方一同沉淪,就算只是拍片宣傳的這半年也好。 Jesse囁嚅提出的要求他一律回絕,他只想用自己的方式體會他的美好,而那往往才是把Jesse逼到崩潰的元兇。 他可以花一個下午慢慢撩撥挑弄對方的情慾,非要確定他真的準備好才願意進入他,就是這樣也順道打開了Jesse的心防吧。 當聽到那些事時,奇怪的是他並不覺得意外,其實也早就猜到了五六成。 他知道他應該讓他脫離那樣的關係,但自已卻用了個糟糕至極的藉口推託。 Jesse不可能完全戒掉,就算跟了自己,有一天Andrew也會屈服於他的要求──他能感受得到Justin也像自己那樣的愛著Jesse、甚至更加絕望地。 而他,不願看著自己走向加害者的道路。 紐約那一別後就說好不見的了,但Andrew還是忍不住去了原訂是最後一場的公演。 他看著Jesse把自己的故事以戲謔的方式搬上舞台,雖然苦澀但還是忍不住跟著笑了。 你啊,到底是以怎樣的心情完成這個劇本呢? 你希望我笑吧,不單單只是因為劇情和台詞,你也希望我狠狠地嘲笑你的愚蠢吧。 那麼,我會的,依著你的願望。 然後他推開更衣室的門,門後會有什麼他太清楚了,他只是,無法繼續放任不管了。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