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Dark Queen's Empire
關於部落格
迷妹。敗金。以及閃光
  • 795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Jewnicorn] Little Things Like That (Date in NYC)

是啦,成為一個蜘蛛人是每個七歲小男孩的夢想,但對於一個二十七歲且拍慣了文藝片的演員而言,就是一場彷彿永無止境的折磨。 每天帶著滿身的瘀青和擦傷上床,緊繃的肌肉得不到足夠的放鬆,卻幾乎每次都一沾枕就入眠,讓疲勞持續累積到隔天。 拍攝間隔時,他坐在保母車上胡亂的搥著自己,閉上眼想起他們當初拍砸筆電那場戲後,Jesse在他身上輕柔的按摩,比起來劇組聘的按摩師根本就是劊子手。 不知道是那時砸到上半身脫力的自己比較慘,還是現在全身痠痛只能縮在這裡自憐自艾的自己比較可悲。 他想念那雙手、那溫度偏低的肌膚、那靦腆的笑容、那手感極好的鬈髮…… 跟現在拍片的日子相比,宣傳期和頒獎季簡直就像夢一樣美好,雖然老是要回答一樣的問題、接受閃個不停的鎂光燈攻擊,但他們總會在別人看不到的角度緊緊交握著雙手,偶爾窮極無聊的搔著對方的掌心、描繪彼此指尖的形狀。 或是做著表面上是咬耳朵、實際上也是「咬耳朵」的舉動,而自己還要表現出一副與對方對答的樣子。 當然不難,但每次都令他啼笑皆非。 「Jesse,你到底有沒有哪次、是真的要跟我講什麼啊……」 「我每次都是很認真的跟你訴說『我想要咬你耳朵』這件事。」Jesse抬起下巴故作正經,耳廓卻已泛著赧紅。 # 「Andrew!」Emma敲了敲車窗,他拉開車門讓她進來。 「Hello,妳的部分告一段落了?」Andrew往旁邊挪一些,讓Emma能順利進入後座。 「是啊,噢,要可樂嗎?」她遞給他一罐可樂,瓶身佈滿霧氣和水珠,他下意識的就拿起手帕來擦拭。 「我怎麼覺得這動作相當眼熟?」Emma眨著眼意有所指的笑著。 「沒有、沒有,妳想多了,我只是我不想弄濕戲服……好吧妳贏了。」Emma 那誇張挑起的眉毛讓他忍不住笑著認輸,「跟Jesse一起拍戲總會忍不住受他影響嘛。」 「看你說的那麼哀怨,剛剛導演宣布下週就要移到紐約市拍片,你們這對小情侶就可以天天聚首了。」 「哪來的情侶啊,我跟Jesse只是很好的朋友而已。真的。」說著Andrew還點點頭以增強這句話的可信度。 「是喔。」Emma輕蔑的敷衍,一邊拿出手機調出照片,「朋友?嗯?」她將螢幕擺到Andrew眼前,上面是他們自以為鏡頭拍不到的各種親暱動作。 「呃、呃……咦、咦、咦……」眼看自己緊張時的結巴又開始發作,他窘迫的趕緊找話來說。 「妳、妳怎麼會有?!」 「Justin Timbalone.」她聳了聳肩,「他告訴我要多加認識對戲的演員。」 # 於是劇組搬到了紐約的高樓大廈間拍攝,噬血的狗仔隊也聞風而動,片場裡裡外外充滿了攝影記者和圍觀的群眾。 搭上往紐約的班機前發了封簡訊給Jesse讓他三不五時就拿起手機檢查,惟恐不能即時接收到對方的任何隻字片語。 Andrew忍不住苦笑,這種像懷春少女一樣的舉動居然還會顯露在年近三十的自己身上。 他還在街頭練習駕馭那塊該死的滑板時,攝影機便一臺一臺包抄上來,使他心情益發差勁,紐約市是沒別的事值得關注了嗎? 那些女星街拍照、走光照平常不是很愛拍嗎?這會兒怎麼不去了? 無奈的將雙手插入有著寬大口袋的茶色外套,長腿擺弄著腳下的滑板,手心裡卻傳來了期待已久的震動。 幾乎在同時就按下了通話鍵,連看都不敢看、顫巍巍的又故作鎮定的開口:「Hello?」 「Hey, Andrew. Jesse’s speaking.」僅只是個招呼,就彷彿有愉悅的小火苗自尾椎竄上,瞬間甜美的麻痹了所有交感神經。 他可以感覺到自己的手指微乎其微的顫抖了一下,「Jess. 好久不見。」 Andrew揚起了燦爛且真心的笑容,不像前幾日在鏡頭前僵硬勉強的扯動嘴角肌肉。 「什麼時候只有Emma……呃、我是說,什麼時候沒有你的戲?」即使透過被轉換過無數次的聲音訊號,他也能由此想像Jesse緊握著手機、抿著唇在腦海中搜尋恰當字眼的樣子。 明明在鏡頭前面就可以克制緊張,展現他那特殊獨到的幽默感,偏偏私底下安靜又容易手足無措,配上高頻的聲音和無辜的眼神,他幾乎懷疑自己是在跟未成年男孩交往。 「後天吧,怎麼了?」Andrew聲音裡有著難以掩飾的笑意,他當然知道電話那一端的人兒想幹嘛,只是聽當事人講會更有樂趣。 「你可以去逛逛Soho區,我覺得你應該會喜歡那邊。」 「我以為你要陪我?」 「我可能……」 「沒空嗎?」 「那天要帶牠們去獸醫那邊作例行檢查,要打疫苗照X光之類的,也許沒什麼時間。」 「喔……這樣啊,我還是趕快拍完回倫敦好了。」Andrew壞心眼的歎息著,為什麼自家情人總是如此彆扭的表達自己呢? 「……幾點?」 Garfield-1: Eisenberg-0. # 「Jesse!」他還在等著紅綠燈準備過馬路時,對街的Andrew就傻氣的朝著他大大的揮手,一點也不擔心旁人的側目──噢、拜託,他們還是好萊塢演員呢。 Jesse不知道的是,自己總是焦慮的神情在看到他的同時也不自覺柔和起來。 在Andrew身邊剎車停住,他自動自發的替Jesse把頭上的紅色卡車司機帽拿了下來,一邊開心的笑著揉亂一頭被壓扁的鬈髮。 仰頭凝視著他的笑靨,琉璃似的綠眼深深看著Andrew每一個細微的臉部動作,挑高的眉、濕潤的棕眼、張狂伸展著的眼睫…… 如果時間能凝結在這一刻,讓自己一絲不苟地全刻進腦海裡,就好了。 直到Andrew覆蓋住他頭頂的手掌的動作變成以手指輕輕捲著纏繞不清的髮絲時,他才猛然回神,對上那雙帶著笑意又充滿好奇的眼。 「走吧,你想去哪裡?」Andrew倒是沒有多問關於剛剛對上的熾熱眼神是怎麼回事,一副得逞又了然於心的樣子讓他莫名鬱悶了起來。 「McNally Jackson.」悶悶的低下頭咕噥著,Jesse順帶搶回他手中的帽子戴上,換到的卻是Andrew傾下身在自己側臉的一吻。 有別於其他歷史悠久、沉穩寧靜的店家,McNally Jackson Books明亮寬敞具設計感的空間與特殊的印書服務讓它躍升成為Soho區最有人氣的書店。 天花板上懸掛著的一本本書看起來就像在飛翔,小巧的球型白色燈泡彷彿聖誕樹上的彩球一樣點綴在書本間。 在書店附設的Cafe點了杯拿鐵,Andrew倚在吧檯邊望向奔往地圖區的Jesse,不自覺的放柔了眼神,嘴角拉出好看的弧度。 他很喜歡地圖,不管是新的舊的或何種功能取向的,都有他們的一番魅力。 手指劃過紙上密密麻麻四通八達的街道,小小的標記著建築物的圖示在手邊掠過,像是閃爍著的光點。 可惜現代人越來越不能欣賞這樣的藝術,自從GPS和Google Map當道後,人們習於迅速得知目的地,鮮少人會像他一樣將閱讀地圖當成午後休憩的樂趣,蠅頭小字道出的是另一個區域的美妙。 從這是初夏書店裡最少人踏足的地方就可以得知,Jesse不禁有些難過,感覺自己總是在徒勞無功的抓住過往時光的美好。 「Greater London, huh?」隨著話語響起的是Andrew環上他腰間的手臂,親暱地將下巴靠在Jesse的肩上,貪戀又貪婪地吸取著他的氣息。 下意識的想拍掉摟住自己的雙手,卻因為背後傳來的溫度而作罷,反正沒有人注意,就由著他吧。 畢竟也很久很久,沒有如此自在隨意的相處了。 牽起他的手,Andrew引領著他的手指滑到倫敦的西南方、名為薩里的行政區。 「瞧,這是我老家在的那條街,小時候我都要走到街口等校車,穿越好幾個街區到小學。放學後因為要留下來練體操的緣故,沒有校車了只好自己走回家。那時候的我比同齡孩子瘦弱,常常被高年級的惡霸欺負,後來我認識了一個叫Philip的男孩,他就是那種父母親會叫你遠離的人。他……」 「他教你翹課、偷竊、最後你們一起殺了個管不住自己嘴巴的女孩。」Jesse淡定的轉過頭接下話。 Andrew瞪大他那原本就大得荒謬的眼睛,故作驚訝的看著他。 「Wow,我不知道你有調查過我。」 Jesse輕笑著揚起嘴角,「就算我不看電影,Fincher還是有逼著我看完Boy A好嗎?」 「也是,我們要先彼此好好『瞭解』才能拍出好作品嘛。」Andrew在他耳邊呢喃,上唇緊貼著Jesse的耳廓而下唇或輕或重的吐出的英式發音,不斷搔刮耳膜蠱惑人心。 「哦?那你覺得你瞭解我多少?」佯裝漫不經心的掃視著地圖,心裡卻默默決定了下次旅行的地點。 「嗯……我覺得不多耶,或許我們應該花更多時間相處?像是手牽著手去Eisenberg家族在波蘭的據點,晚上在某個簡陋旅館裡依偎著看聽不懂的電視?」 「等你拍完再說吧,蜘蛛人先生。」雖然是挖苦,但不可否認的,聽到戀人這樣說,Jesse的確感到心跳漏了一拍。 踏出書店之前,Andrew覺得自己好像聽到了“I really miss you.”之類的語句。但太過輕盈,就這樣隨著迎面而來的薰風飄散了。 # 「Andrew,我在想,你……是不是能幫我挑一點適合跑宣傳的衣服……」站在Supreme店門口,Jesse咬著下唇一臉尷尬的向Andrew求援。 「你終於放棄從片場『拿』衣服的舉動了嗎?」他挑高濃眉揶揄道,一邊覺得可惜地搖頭。「真是可惜,我還覺得你在30 Minutes or Less裡那件棗紅色上衣不錯呢。」很襯你白晰的肌膚與紅潤的唇──Andrew在心裡默默補充。 「自從被服裝師打電話通知我把拿走的衣服還回去之後我就不再做了。」Jesse有點丟臉的逃避著他的目光,假裝看著架上折疊整齊的襯衫,畢竟身為演員偷劇組的衣服還被發現實在是件不怎麼光榮的往事。 「Jess,我說笑的而已啦。不過你大概真的是有史以來的奧斯卡提名人裡面衣服最少的傢伙吧。」無奈的Andrew用食指指節點了下Jesse的鼻尖,隨即拿起手邊一件有著藍綠色與淡紫色交錯的格紋襯衫。 「試試這件?」 「這太明顯了吧,Andrew,一看就知道是你的風格。」Jesse蹙起眉,關於他們的關係自己也沒個底,當初只覺得感覺對了就在一起了,至於後續根本沒考慮那麼多。要是被媒體發現,大概會成為轟動大西洋兩岸的娛樂版頭條吧。 「好吧,我想你是對的。」Andrew聳了下肩,「那我去更衣室囉,你有看上眼的再過來換吧。」 Jesse站在更衣室外的走廊一臉侷促,他實在不知道如何從滿山滿谷的衣服中挑出符合個人風格又適合上鏡的。 像是早就料想到般,Andrew拉開簾幕毫不意外的看見不自在的情人來回踱著步。 「Jesse? 你可以過來幫我看一下嗎?」大而明亮的褐色眼眸注視著他,而在接近的那剎那猛地將Jesse拉進更衣室,另一隻手迅速將簾幕闔上,急切地吻上眼前微張的薄唇。 三個多月以來所累積的思念如引燃般在雙唇相觸時迸發,緊緊地摟住彼此不留一點空隙,粗魯雜亂的親吻啃咬彷彿下一秒世界就要崩毀,即將失去對方的末日戀人。 吸吮纏繞著對方的唇舌,Andrew從來不知道一個吻就能讓人如此發狂,彷彿前幾天所受的那些苦難都是他此刻如此幸福的報應。 「嗚嗯……」發現自己居然發出如自家貓咪一般的呼嚕聲,Jesse難為情的別過頭去中止這個吻,Andrew卻還不死心的細細從臉頰一路吻回唇邊。「Jess、Jess、Jess……」 「我、呃、很想你。」埋在Andrew頸邊的凹陷處,Jesse彆扭的輕聲說道,大半的臉龐掩蓋在帽簷的陰影下。 「我知道。」綻開燦爛傻氣的笑容,他伸手掀掉對方礙事的帽子,直直望進Jesse綠玻璃珠似的瞳。「我也是。」 # 「先把腳踏車騎回去,然後搭計程車來飯店找我好嗎?」克制住直接在Supreme更衣室內把Jesse吃乾抹淨的衝動,Andrew深吸了幾口氣平復心情。「七點,我在大廳等你。」 Jesse意味深長的盯著他良久,才垂下眼來微微點了頭。 將試穿的襯衫換下並迅速結了帳,Jesse已經牽著車戴上耳機在店門口等他了。 有人說戴耳機是逃避世界的一種方式,而Jesse,怎麼說呢?Andrew認真想了一下,他就像是他所喜愛的那些泛黃老地圖一樣濃縮定格在過去的某個時空,不合時宜、卻又萬分迷人。 明明住在紐約鬧區卻安靜的養著貓、聽著音樂劇,夢想是當個郵務員,騎著腳踏車在大街小巷中穿梭。 那種大隱隱於市的姿態與他身處的好萊塢是多麼格格不入,自己只想盡所能地好好保護他躲開外界的風風雨雨。 Jesse轉頭過來對上正走出店面的Andrew,短促地揚了下下巴,像是要笑卻又硬壓了下來。 他不太懂他的表情含意,卻在舉起手指往飯店方向給Jesse看的那瞬間聽到了此起彼落的快門聲。 Fuck, 他早該想到的。 忍住擁抱對方的衝動,他將口袋中的名片放在手心,再跟Jesse慎而重之的握了下手好讓名片能夠被對方接過而不被發現,Andrew不禁自豪的想著自己變老沒人要之後大概可以轉行去當魔術師。 「那就、七點見。」儘管知道過幾個小時後就能再見面了,Andrew還是忍不住產生離別的心情。 「嗯。」 「騎車小心,不要每次都闖紅燈。」 「……」Jesse聳了聳肩當作答覆,騎上腳踏車揚長而去。 伸手招了部計程車,上車的時候Andrew邊想著今天大概真的是他的日子,一邊掩不住的再次綻開傻氣的笑容。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